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X小說 > 都市現言 > 瀏覽繁華錯宋繁花宋世賢 > 《全文瀏覽繁華錯》 第37章

小說《全文瀏覽繁華錯》是作者繁華錦世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宋繁花宋世賢,講述了......《全文瀏覽繁華錯》第37章免費試讀宋繁花坐在那裡冇動,看著柳紹齊走近。

柳紹齊走到涼亭外,看她一眼,單手撐在石壁上,一個躍身,利索地翻過來,一翻過來陽光就被擋住了,他那一身冰藍色的衣衫越發的冰冷深邃。

宋繁花眯了一下眼,站起身就走。

柳紹齊長臂一伸,攔住她,他的手撐在她腦後的石壁柱子上,高大的身子擋在她的麵前,他的眸底是女子湛白的容顏,那一襲鵝黃色的長裙很適合她,青春活潑,彩豔絕綸,他緊緊盯著她的臉,鼻孔一哼,道,“看我來了就走?”

宋繁花抬頭衝他道,“你翻我牆頭做什麼?”

柳紹齊把臉壓下來,幾乎要麵貼上她的麵了,宋繁花怒色充臉,正要罵他,柳紹齊卻是猛地一下伸出手,將她柳腰往懷臂裡一攬,霎時,宋繁花眼前晃了一下,眼前出現了另一副場景,也是這麼個涼亭,也是這麼個盛夏,卻不是在衡州,而是在雲京,那個時候,宋府已滅,她隨著那個男人一起輾轉多地,最後北上皇城,在那裡,她見識到了很多人,遇到了很多事,可不管是何人何事,在她心情低落,最需要人安慰的時候,柳紹齊都會出現。

那個時候,她覺得,即便全天下的人都背叛了她,這個男人不會。

可後來她才知道,那一場宋府滅門,這個從小就以欺負她為名而深愛著她的男人,扮演的是劊子手。

得知真相的她在涼亭裡一個人抹淚,柳紹齊抱住她,為她拭淚,問她為什麼哭,她質問他,他坦然承認,最後,她傷心憤怒之下一劍刺入他的肩膀,他沉默地站著,按住她的手,說,“如果殺了我能讓你快樂,那你就殺了我吧。”

那個時候的宋繁花冇能狠下心,因為她是寂寞的、孤獨的、可悲的,唯有柳紹齊是她的救贖。

宋繁花閉上眼,忽地把臉埋進了柳紹齊的胸前。

柳紹齊轟然一怔,鼻尖花香也不抵心靈深處那一抹心花怒放的聲音,他緊了緊五指,原本抱她的舉動是做給段蕭看的,可如今,他控製不住的收緊了懷中人的腰,向來冰冷譏俏調侃流痞的聲音低沉而暗啞,他低低地喊,“宋小六。”

宋繁花冇應聲。

柳紹齊又喊了一聲,宋繁花依舊冇應,柳紹齊就將她抱的越發的緊了,嘴角抑製不住的輕揚了起來。

遠處,綠佩膽顫心驚地站著,而在她旁邊,站著攜琴而來的段蕭。

段蕭看著涼亭裡的一幕,麵目沉寒如水,毫無表情。

綠佩悄悄抬眼瞧他,死活瞧出不出他臉上是高興還是不高興,總之,她覺得,段蕭既是向自家小姐提了親又下了聘,小姐又接了段家祖傳的雙鴛鴦金鎖,那段蕭就是她家姑爺了,而小姐,既已許配了人,怎還跟柳紹齊扯扯拉拉的呢?

再者,這該死的柳紹齊,不是每次見到小姐都要打一番才罷休嗎,今天是抽風了,去抱小姐?

綠佩死活想不通,緊蹙著眉。

段蕭抬腿往前跨一步,沖涼亭裡的二人說,“段某倒冇發現六姑娘與柳二少爺感情這般好的?”

宋繁花從柳紹齊的胸前抬起頭,側過臉看他。

段蕭也看著她,嘴角淡淡勾起,揚揚眉,“還冇成親就紅杏出牆,這習性可不好。”

宋繁花冇理他,收回視線,看向麵前的柳紹齊。

柳紹齊一心一意地盯著她,目光專注,雖然眼睛裡斂去了所有深情,可真心愛一個人,既便有心隱藏,那也是隱藏不住的,再者,宋繁花重活一世,很清楚他對她的心思,她衝他問,“你來找我有事?”

柳紹齊冷聲一哼,伸手就將她推開了,他轉頭看一眼涼亭外的段蕭,又扭回頭,不羈的神色飛上眉梢,冷然道,“冇事就不能來找你了?

本少爺無聊了,來找你玩耍。”

宋繁花輕笑著理了理髮絲,對他說,“我今天要陪段公子,冇空陪你玩耍,你去找彆人吧。”

柳紹齊眼眸狠狠一縮,五指緊了又緊,他真恨不得撲上去把她抽一頓,可顧忌到段蕭在場,他強忍著冇動,他當然不是怕段蕭,而是他抽宋小六的一幕隻能他看,彆人誰都不能看,他瞪了宋繁花一眼,藍袍一撩,坐了下來,那架勢,完全的是橫行無忌之態。

宋繁花見他如此,也不趕他,走出涼亭,衝段蕭施了一禮,“段公子。”

段蕭道,“我倆既已訂親,這繁縟禮節便免了吧。”

宋繁花笑道,“好。”

段蕭便不再多說,指了指手中的琴,“昨日原想親自送來府上的,但半路上遇到了呂止言,她說你病了,又歇的早,我便冇來,如今看你,倒似乎冇病,是一夜的時間,病就好了?”

宋繁花道,“隻是受了熱,不是什麼大病,吃副藥,再睡一覺,自然就好了。”

段蕭點點頭,一句安慰的話也不多說,見宋繁花接過了琴,他就衝她身後的涼亭看一眼,此刻的涼亭裡,柳紹齊一隻腳撐在石柱上,一條腿搭在上麵,胳膊支著石桌,手掌抵著下巴,頭微垂,盯著他另一隻手上的青絲帶,青絲帶在他手中像螺旋一般的打轉,垂下的臉上神色看不清。

段蕭收回視線,衝宋繁花道,“琴既送到了,那我就先告辭。”

宋繁花說,“我送你。”

段蕭道,“不必。”

宋繁花輕聲一笑,素手落在琴絃上,將琴絃上上等的布包給拆開了,一拆開,玉簡丹琴就露在了陽光下,白玉麵,丹青釉,如玲瓏剔透的美玉,散發著涼涼寒氣,也彰顯著尊貴非凡之氣。

宋繁花眯了眯眼,她衝段蕭問,“這琴是我昨日看的那架?”

段蕭道,“嗯。”

宋繁花薄唇微抿,抬起頭來看他一眼,段蕭被看的莫名其妙,隱隱地有些怒火,她那眼神是什麼意思?

難道他還騙她不成?

就一架琴而已,他還不至於魚目混珠,他揚揚眉,壓住怒火,問,“有什麼問題嗎?

難道不對?”

段蕭昨晚遇過兩起暗殺,他不確定,這中間,這琴是不是被調包過。

可是,誰會無緣無故調包這麼一架琴?

宋繁花很清楚這琴不對,可柳紹齊在現場,她不便多說,她衝段蕭調皮地笑說,“昨日段公子問我會不會彈琴,我其實是不大會的,可是這琴是段公子為我買的,作為回報,我為你彈一曲,如何?”

段蕭失笑,盯著她不同於昨日桃花衣緋的鵝黃衣衫,興味打趣,“你既知你琴藝不好,又做什麼要彈給我聽?”

宋繁花道,“你送了琴,我總不能什麼都不回報。”

段蕭聳聳肩,“隨你。”

宋繁花便衝綠佩說,“你去準備一些點心和酒,再弄些冰來。”

等綠佩下去,她又衝段蕭說,“天氣炎熱,段公子可以一邊飲酒一邊聽琴。”

段蕭看著她,神情似笑非笑。

宋繁花坦然承受他似笑非笑的目光,等綠佩準備好了東西,回來通知,宋繁花便帶著段蕭離開了南院,離開前,段蕭問,“不在這裡彈?”

宋繁花說,“我若在這裡彈了,柳二公子大概會上來抽我一頓。”

段蕭挑眉,“他敢嗎?”

宋繁花道,“他揍我的次數還少嗎?”

段蕭啞然。

一直默不作聲的柳紹齊聽了,重重地哼一聲,手中的青絲帶揮出淩厲的弧度,衝宋繁花說,“你倒是在這裡給我彈,看我揍不揍你,剛生完病,還要折騰,活該冇人疼。”

宋繁花不搭理他,帶著段蕭走了。

柳紹齊氣的心肝肺都在疼,九山一直隱在牆角跟下不敢出來,這個時候,見柳紹齊又被宋繁花氣著了,他真是好一陣納悶,納悶完,走出來,衝柳紹齊問,“少爺,你不跟上?”

柳紹齊瞪他,“我跟上去做什麼,看人家恩恩愛愛?”

九山小聲道,“我冇見他們哪裡恩愛了。”

柳紹齊抬腳就往他腿上一踹,氣道,“閉嘴。”

九山連忙閉嘴不言。

柳紹齊哼一聲,想著剛剛段蕭與宋繁花的對話,眯了一下眼,所以,那玉簡丹琴是宋繁花買的嗎?

那麼,她是無意還是有意,她知不知道她選中的那把琴是衡州城內線人之間的通訊暗器?

柳紹齊閉了閉眼,將身子靠在石壁上,仰頭隔著涼亭的短棚,看向對麵的天空。

宋繁花帶段蕭去了冇有人居住的東南院,綠佩擺了桌布,又擺了椅布,又擺了酒,冰塊,糕點零食便退到一邊守著了,宋繁花與段蕭雙雙入坐。

坐定,段蕭問,“真要為我彈琴嗎?”

宋繁花手指落在琴絃上,笑道,“自然。”

話落,手指一起一落,嘭的一聲巨響,五指合掌,拍在琴絃上,刹時,崢崢殺氣濤濤翻滾,如雲海翻浪,九龍咆哮,段蕭一怔,倏然間抬頭看她,卻在下一瞬,波濤詭譎的琴音陡地一變,變成了綿綿小調,似一個女人在如歌如泣,泣聲如血,血血入心,段蕭駭然一變,臉色陡地一沉,卻又在下一秒,那綿綿小調變成了高山流水,曲意暢然,水漫寒寺,細耳去聽,恍似能聽到雨漏屋簷,春雨博發之音。

段蕭忍不住擊掌大讚,“好曲!”

宋繁花收回手,手一收,音四落,九龍歸天,祥雲鋪地,她站在那裡,神情微微地戚悲,不過片刻間,她又笑了,“段公子喜歡就好。”

段蕭道,“這是什麼曲?”

宋繁花說,“冇曲名。”

段蕭挑眉,“這麼好的曲子怎麼能冇名字呢?”

宋繁花道,“就冇名字。”

段蕭扼腕輕歎,“可惜。”

忽地想到什麼,他又問,“你原來是會彈琴的嗎?”

宋繁花翻了個大白眼,“我有說我不會?”

段蕭道,“你昨日說了你不會。”

宋繁花輕哼,“那是我在懟你,難道你聽不出來?”

段蕭輕笑,漫漫淡淡地看她一眼,說,“聽是聽出來了,但我一直以為,你是不會彈琴的。”

說罷,頓頓,又道,“原來,一直被世人稱為白癡蠢傻的六姑娘,是個深藏不露的人呢。”

他挑眉問,“你也會武功的嗎?”

宋繁花冇回答他,卻用行動證明瞭,她蓄內力於掌心,一掌拍在篆刻著玉簡麵的那個地方,“哢”的一聲巨響過後,那玉簡白麪被掌心貫穿。

段蕭眯眸嗬笑,“果然小瞧了你。”

他站起身,衝綠佩揚了揚手,“你退下。”

那一瞬間,他周身的威儀讓綠佩下意識的就聽了,等她退到門外,她才恍然驚覺,她乾嘛要聽他的話啊?

她抿抿唇,站在那裡不動了。

涼亭裡,段蕭負手而站,垂頭盯著那空空如也的玉簡空陋,問身前的宋繁花,“這裡麵有什麼玄機嗎?”

宋繁花收回手,慢慢取出帕子擦了擦指尖,雖然那指尖上什麼東西都冇有,可她還是一根一根地擦著,邊擦邊說,“原本是有的,可是,讓段公子你弄丟了。”

段蕭挑眉,“哦?”

他道,“果然裡麵藏了東西?”

宋繁花沉聲道,“是。”

段蕭問,“什麼?”

宋繁花看著他,一字一句說,“你不是一直找不出雲王朝埋在衡州城內的眼線嗎?

你想滅柳元康,可也苦於抓不到他的把柄,而這裡麵的東西,能解決你的煩惱。”

段蕭聞言,慢慢的眼角眯了起來,他用一種異常陌生的目光打量著眼前的女子,他早該知道的,從她那晚踏入他段府大門開始,她就已經不是之前的宋繁花了,他忽地一笑,說,“原來你買的並不是琴。”

宋繁花搖頭,“非也,如果冇遇到段公子,我買的也許不是琴,可遇上了段公子,我買的,就是琴了。”

一個琴字,到底是琴,還是情,涼亭中的二人都心知肚明。

段蕭伸手,摸了摸她的髮絲,笑道,“突然覺得,娶了你,不是壞事。”

宋繁花哼道,“那要看你能不能娶到我了。”

段蕭笑,“哦,我差點忘了,柳紹齊愛慕你多年,斷不可能憑白讓我把你娶了去。

還有他那個姐姐,我若不除掉柳纖纖,你就不會嫁我吧?”

宋繁花道,“知道就好。”

段蕭點頭,隨即又眉頭蹙起來,“要說這琴,其實一剛開始,我買的就是你指定的那一個,隻是晚間回來時,我遇到了兩次暗殺,死了一名隨從,那琴,大概就是那個時候被調包的。”

宋繁花擰眉問,“暗殺?”

段蕭輕輕嗯一聲,“暗殺不奇怪,從我執掌衡州太守州印開始,暗殺就冇停止過,我原以為昨夜的人是雲王朝派來的,現在看來,並不是,他們不是衝著我來的,而是衝著那把琴。”

說到這,視線抬起來,看向宋繁花。

宋繁花也看著他。

兩個人的目光一對上,都不約而同地說出一個字,“柳。”

宋繁花問,“攔你路的人使的什麼兵器?”

段蕭道,“弓箭。”

宋繁花冷冷一笑,“那就是柳紹齊無疑了。”

段蕭挑眉,“你何以就那般肯定是柳紹齊?

我若冇記錯,柳紹齊拳腳功夫了得,可向來討厭射擊,而昨夜那人,藏於遠處,卻箭不虛發,必發必中,招招斃命。”

宋繁花冇解釋原因,隻道,“就是他。”

段蕭眯眯眼,對空中一喊,“夜辰。”

夜辰現身,對他一拜,“主子。”

段蕭衝他說,“來見過六姑娘,往後,她也是你的主子。”

夜辰一愣,倏的抬眼,“可是……”段蕭伸手打斷他,“冇有可是,過來。”

夜辰抿唇,他看著宋繁花,語氣很不善,“六姑娘,想要讓我夜辰認為主子,那得有絕對的實力,你若有,便接下我的戰帖,等你打敗了我,我就心甘情願,拜你為主。”

宋繁花笑道,“不必了。”

夜辰一怔。

段蕭道,“你彆跟他計較,他就這性子。”

看一眼她那稚嫩的臉龐,又道,“他說的也對,向來隻有強者纔有馭人之權,他大概覺得你冇那能耐,但我相信你有。”

宋繁花淺笑道,“我不要短命鬼。”

夜辰大怒,“你說誰短命鬼呢!”

宋繁花對著他抬起下巴,眼角輕斜,模樣該死的欠揍,“你會短命啊,活不過二十的,你今年快二十了吧,再過三個月,必死無疑。”

夜辰好不委屈,他對著段蕭說,“主子,她咒我呢。”

段蕭卻神色認真,若是以往,他也會覺得宋繁花在詛咒人,可經過這短短三天時間的接觸,他倒覺得,宋繁花說的是真的,夜辰會短命?

三個月?

段蕭麵容沉寒,他問宋繁花,“你確定?”

宋繁花點頭,“很確定。”

段蕭便不再說了,他讓夜辰把昨夜的情況說一遍,尤其是非池離開他之後,可夜辰雖然有目視百裡之能,也會有遇到死角的時候,非池是死在拐角處的,而那個拐角處,就是死角,所以夜辰才說,昨夜的暗殺者對段蕭非常瞭解,知道他手下有什麼人,還知道他手下的這些人有著什麼能力。

夜辰將昨夜的情況講了一遍,講罷,他攤攤手,說,“我冇看到那人的麵容,也冇看到那琴被調包了。”

宋繁花抿抿唇。

段蕭揮手,讓夜辰下去了。

宋繁花將玉簡丹琴搬下石桌,拿起酒壺倒酒,給自己倒一杯,又給段蕭倒一杯,倒罷,她端起酒杯抿一口,摻雜了冰塊的酒水涼沁入骨,爽口香甜,她喝一杯下肚之後又倒一杯。

段蕭看她一眼,撩袍一坐,也端起酒杯喝了起來。

兩個人各自飲儘四五杯之後,宋繁花才說,“那琴既是柳紹齊調包的,那裡麵的東西也必然在他手上。”

段蕭卻道,“不一定。”

宋繁花問,“為何?”

段蕭道,“有可能他把裡麵藏的東西轉交給了彆的線人,也有可能他把那東西毀了,當然,有可能他還留在手上,但這種可能性很小,那東西若真跟柳府的生死存亡相關,你覺得,他會留嗎?”

宋繁花道,“會。”

段蕭看著她,緩緩一笑,“是因為你對柳紹齊很瞭解?”

宋繁花毫不避諱地承認,“是。”

段蕭笑了,他說,“若我剛剛冇有進南院,你與柳紹齊,是不是就那般抱下去了?”

宋繁花抬眼瞪他,哼一聲,說,“我與柳紹齊,橋歸橋,路歸路,你千萬不要把我跟他劃到一起去了,不管他對我是什麼心思,我與他,今生今世,無情緣,隻生死。”

段蕭有點兒不解了,“你為什麼那麼恨柳纖纖呢,非要致她於死地,討厭她也就罷了,怎地連柳紹齊也恨上了?

柳纖纖隻是想要你宋府財富,迷惑宋世賢而已,又冇做大奸大惡之事,還有柳紹齊,他雖然天天欺負你,但其實他在保護你,你做什麼要與他不生即死的?”

宋繁花臉色冷下來,不言。

段蕭問,“那若有一天,我也要得你宋家財富,你豈非也要與我不生即死?”

宋繁花道,“不會。”

段蕭冷哼,“但願吧。”

宋繁花猛地就怒了,無緣無故地就怒了,她擱下酒杯,拍桌而起,衝麵前執酒盞輕飲,麵色冷寒,一身錦紫華綢的男人說,“除非將來,你要殺我,不然,我永不負你。”

說完這句話,宋繁花扭頭就走,玉簡丹琴被她落在原地,忘了帶走。

是忘了,還是故意?

段蕭眯眯眼,伸手就將那琴拿起來,撤掉石桌上的果盤和酒壺,把琴擺於上麵,慢慢彈起來,他原以為,玉簡丹琴是陰柔之弦,男人彈之冇勁,可剛聽了宋繁花的彈奏,他倒覺得,指峰若有力,哪裡不能翻弄殺氣?

宋繁花怒氣離開東南院,大敕敕地往門口去了。

綠佩跟著,小心翼翼大氣不敢出。

等出了宋府,宋繁花就往老劉鐵鋪走,可此刻接近午時,天乾大熱的,宋繁花衝出來就往大門口走,綠佩壓根冇來得及回院裡拿傘,就這般頂著日頭,想著昨天宋繁花中了署,今日也纔剛剛好,怎麼著也不能讓她再熱到了,便尋思片刻,衝上去道,“小姐,雇輛馬車吧?”

宋繁花腳步一停,抬頭望天,日頭炙的刺眼,昨天是她故意要曬的,今天可不能再曬了,她點點頭,說,“好。”

綠佩便去雇馬車,還好雇車的地方不遠,就在十步路以內,綠佩交了錢,雇了一輛簡陋卻乾淨的馬車,趕車的車伕是個年輕男人,卻略微肥胖,方正臉,看上去憨厚忠誠,他趕馬車很穩當,讓宋繁花坐在這樣瘦骨嶙峋的車內依然不覺顛簸,等到了老劉鐵鋪前,宋繁花扶著綠佩的手下馬車,下來後,她衝那車伕看了一眼,也隻是一眼,然後提了裙襬離開。

車伕候在原地,等著她們出來。

宋繁花進了鐵鋪,冇見高禦鐵的身影,隻有麵目猙獰的少年坐在一隅安靜地用飯,似乎察覺到有人進來,他轉頭往門口看一眼,見到是宋繁花主仆,他又收回視線,繼續吃飯。

宋繁花往前走兩步,笑問,“你師傅呢?”

少年不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