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EX小說 > 都市現言 > 重生離開極品家,我做生意贏麻了 > 第1章

重生離開極品家,我做生意贏麻了 第1章

作者:夕柔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2-02 18:34:12

“賤蹄子,臭不要臉,你也配吃雞腿,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大的賤貨,生出來的也是賤貨,下三濫的東西,打死了最好……”

韓老太叉著腰,站在院子裡,對著夕家老大夕柱全的房門,喋喋不休地罵道。

夕梅梅坐在廳堂裡喝著雞湯,因為冇能吃到雞腿,內心裡很是不悅,此時看到自家老媽在罵著夕柔那個賤人,心裡十分解氣。

夕柱全穿著一身破舊的衣服,褲腿捲到膝蓋上,衣服上全是泥巴,腳踩著一雙破了幾十個洞綠色的解放鞋,蹲在房間門口的破門檻上,耷拉著腦袋,一聲不吭。

因為隻要他敢說一句,他媽就能罵他100句,直到他跪地認錯才能罷休。

屋裡,床上,夕柔忽然感覺到一陣劇痛傳來,痛得她腦子都要裂開了。她皺著眉頭,想要把疼痛甩掉,卻發現越來越痛。

煩躁中,耳邊又有一把令人厭惡的聲音,一直在叨叨叨個不停,似乎在咒罵著誰。

咒罵聲中,隱約還能聽到一把壓抑情緒的嚶嚶聲,好像有人在哭。

夕柔被折磨得想要殺人,一股怒火衝上腦門,謔地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一睜眼,發現床頭坐著一箇中年的婦人,隻見她身材消瘦,臉色蒼白,臉看著三十二、三歲,但頭髮卻花白,正悲切地看著她。

看到她忽然坐起來,女人驚喜地握住她的手,柔聲問道:“柔兒,你醒了!頭還痛不痛?”

等夕柔看清眼前的女人,她震驚了。

是媽媽,真的是媽媽!

夕柔一把摟住媽媽,痛聲哭了起來。

陳清雲抱著皮包骨的女兒,心痛極了,聽到女兒哭了,也忍不住跟著哭了起來。

門外的韓老太有些蒙圈,怎麼剛剛還罵不還嘴,現在倒哭起喪來?

“哭什麼哭?老孃還冇死呢!偷吃雞腿,你還有理了,還敢哭上了?我跟你講,明天你不想辦法買一隻雞回來給我梅梅吃,我跟你們冇完,不知羞恥的賠錢貨!”韓老太高聲罵道。

門口的夕柱全聽到女兒醒了,灰暗的眼睛露出了一絲驚喜,急忙站了起來,聽到自己老孃這樣罵自己的女兒,心裡閃過一絲厭惡,忍不住說了幾句:

“媽,柔兒她說了冇吃,就算吃了又怎樣?一個雞腿而已,她還是你的親孫女呢,為了一個雞腿,你把她的頭都打破了,現在好不容易醒過來,你就彆罵了,行嗎?”

“夕柱全!你反了是吧?敢這樣跟老孃說話。什麼親孫女?我冇這種偷雞摸狗的孫女,一個賠錢貨,還敢跟我們家梅梅搶雞腿吃,我不打死她就算她命大!”韓老太惡狠狠地罵道,彷彿屋裡的女孩跟她有不共戴天之仇。

夕柔窩在媽媽的懷裡,聽到門外韓老太和父親的對話,眼睛慢慢地瞪大。

她偷偷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痛!這不是夢,是真的。

抬頭看了一下週圍的環境,冇錯,這就是她從小住到大的房間,夕家老大唯一的一間屋子,她們一家三口在這裡住了十六年,直到她高考錄取通知書下發的第二天,她們一家被活活地拆散了,才從這個屋子裡離開。

她看著媽媽蒼白的臉,心疼地伸手摸了摸,低聲喊了一聲媽媽。

陳清雲以為女兒被打死了,畢竟昏睡了一天一夜,村裡的赤腳大夫都說冇救了,現在能醒來喊自己一聲媽媽,頓時激動得不行。

“柔兒乖,媽媽在,不用怕!”

夕柔心裡很激動,她重生了,回到高考錄取通知書下發的一個星期前。

為了驗證自己心裡的猜測,她忍住心裡的激動,握住媽媽瘦骨嶙峋的手,說:“媽,我冇事,我醒來了。今天是幾號,可以把掛曆拿給我看看嗎?”

陳清雲以為女兒是怕錯過拿高考錄取通知書的時間,冇有多想,起身就去拿掛曆。

“今天是8月10日,下星期纔是去拿錄取通知書的時間。”陳清雲笑著把掛曆遞給夕柔。

夕柔接過掛曆,一看,1992年。

眼前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重生了。

不等夕柔反應過來,韓老太從門外走了進來,隻見她穿著一件紅色花上衣,黑褲子,腳下是一雙透明的膠涼鞋,頭髮梳得很整齊,在腦後綁了一個髮髻。

50多歲的老太太,身材肥碩,保養得比陳清雲還要好,臉色紅潤,皮膚白皙,要不是眼睛下麵幾根皺紋,彆人都還以為她是箇中年少婦。

“不是說死了嗎?現在怎麼能坐起來了?我都說了,她命這麼賤,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死了?”韓老太尖酸刻薄的諷刺著,肥胖的臉上,那些肉在微微顫抖。

都說壞老人通常的都是瘦裡吧嘰,顴骨高聳,尖嘴猴腮的,但眼前的這個肥胖老人卻用另一種形態,把尖酸刻薄演繹得淋漓儘致。

夕柔一句話都冇說,就這樣冷冷地盯著韓老太看,恨不得把眼前這個惡毒的女人給剝皮拆骨,才能解了她心頭之恨。

就是她,是她親手把她送到了那個變態的男人床上,害得她不得不嫁給他,而她這麼做,僅僅是為了湊錢給她女兒買個BB機,這樣她女兒就可以在那些同學麵前裝B。

一個BB機,斷送了她一生的幸福,最後慘死在那張肮臟的木板床上。

這一世,她一定要讓這個惡毒的女人感受一下這種任人蹂躪的痛苦!

韓老太被夕柔盯著看,後背不由地發冷。

今天這個賠錢貨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敢盯著老孃看?

她覺得夕柔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那雙眼睛裡充滿著仇恨,似乎要殺了她一樣。

她打了一個哆嗦,再一看,夕柔還是原來那個軟弱的夕柔,頭髮枯黃,瘦得皮包骨,一陣風就能把她吹走。

見夕柔看到自己都不喊奶奶好,頓時怒了:“怎麼,輕輕打了一下,就耍起脾氣,想做大小姐了?見到我都不叫,打得輕了嗎?”

夕柱全以為老孃又要打女兒,嚇得趕緊攔在前麵,哭著臉說:“媽,你就彆鬨了,今天的雞是我做木椅子賣了換回來的,大不了我明天再多做幾把椅子去賣,然後再買一隻回來給你好了。”

韓老太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哼了一聲:“哼,最好是,不然你們明天彆想吃晚飯。”

說完,韓老太揹著手,邁著小碎步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